• <output id="ysjyi"></output>
      1. <meter id="ysjyi"><u id="ysjyi"><option id="ysjyi"></option></u></meter>

        1. <label id="ysjyi"></label>

          <code id="ysjyi"></code>


                教學科研

                0371-63934118

                醫院地址:

                鄭州市經八路2號(醫院本部)/  鄭州市南陽路32號(北院區)

                門診電話:

                63921550

                急診電話:

                63910120  63914606

                體檢電話:

                63974598  63928159

                聯系我們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教學科研 > 外事活動 >
                不畏艱苦,紅海明珠撒愛心;大愛無疆,花甲醫院施援手

                發布日期:2018-10-10 10:34:09

                 

                ——記第11批援厄特醫療隊巡診期間一臺驚心動魄的手術
                 
                  
                 
                2017年12月11日-12月16日,中國第11批援厄特醫療隊到厄立特里亞東北部、紅海之濱的港口城市馬薩瓦執行為期近一周的巡診任務。馬薩瓦醫院是北紅海省最大的綜合性醫院,受國內經濟多年不景氣影響,技術水平嚴重落后、醫療人才流失嚴重,醫療設備陳舊、院內建筑殘破,與近在咫尺景色宜人、清澈見底的紅海極不相稱。
                 
                 
                 
                 
                應患者要求,14日上午我們醫療隊做了馬薩瓦醫院兩年以來第一例外科手術,也是自1958年馬薩瓦醫院建院以來第一例“恥骨上經膀胱前列腺摘除術”?;颊?6歲(后來得知是索馬里難民),因前列腺增生伴尿潴留,需行外科手術治療。術前隊友劉暢副主任醫師、王曉甫主治醫師及助手杜國明副主任醫師充分了解了手術室的儀器和手術條件后認為,因為沒有前列腺電切鏡,只能采取國內已經淘汰多年的前列腺摘除術。
                 
                 
                 
                 
                麻醉前與隊友鄭州市骨科醫院麻醉科李仁科主治醫師到手術室檢查麻醉設備和儀器。醫院沒有中心供氧,老式的氧氣筒一點氧氣也沒有了,不得不重新換了一筒。麻醉機是有資格陳列到博物館的Drager 808,氧氣換好后,手控機器正常。待到要試機控時,怎樣都找不到電源。經手術室護士介紹才知道,這是一臺氣控麻醉機,只有通過這臺空氣壓縮機(如下圖中右下機器所示)才能做全麻。監護儀是捐贈的日本貨,檢測后發現還能正常使用。喉鏡是傳統的老喉鏡,沒有電池,后來到集市上也沒有買到??紤]做腰硬聯合麻醉,只有單獨的腰麻穿刺針和硬膜外穿刺針,腰硬聯合穿刺包更不要想了,看來一點式打不成了,只能打多年前的兩點式腰硬聯合麻醉了。麻醉藥品奇缺,只有利多卡因、布比卡因、嗎啡、安定、麻黃堿、阿托品等這些最基本的藥物。由于馬薩瓦醫院兩年來沒有開展外科手術,麻醉科沒有自己的麻醉科醫生,麻醉只能由我們倆做。
                 
                消毒,沒有消毒巾可鋪,硬膜外穿刺時沒有玻璃注射器,只有靠普通注射器測試負壓。置管時意外地發現硬膜外導管竟然是彈簧管,但遺憾的是長度只有國內長度的一半。腰麻穿刺并注藥順利。
                 
                 
                 
                麻醉平面調整好后,消毒、鋪巾、切皮,手術有條不紊地進行著。探查前列腺時,由于位置較深,患者出現了不適癥狀,只好從硬膜外導管給予5ml利多卡因,沒想到血壓從112/75mmHg降到78/52mmHg,急給予麻黃堿15mg后逐漸恢復正常。為了消除緊張情緒,減少術中的牽拉刺激,靜脈分次給予嗎啡3mg和安定5mg,患者2min后入睡,突然心率降至47次/分,馬上給予阿托品0.4mg,方逐漸恢復正常,懸著的一顆心總算回歸到了胸腔。
                 
                哪成想,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摘除前列腺后準備止血時,手術室內突然一片漆黑,停電了!大家擔心的事情還是不幸的發生了,更不幸的是手術室內沒有備用電源,也沒有發電機。由于監護儀長時間沒有使用,蓄電池功能嚴重下降,只堅持了5分鐘就沒電了?;颊哌€在熟睡中,由于嘴唇皮膚較黑,不能靠觀察嘴唇顏色評測血氧飽和度;手術室沒有棉簽,也不能通過在鼻翼貼棉絮觀察是否存在呼吸以及呼吸幅度大小,我們只好一手扣面罩,間斷從鼻翼感受著呼吸的有無和幅度,另一只手間斷測量血壓。而隊友李仁科用兩只手機代替無影燈給術野照明。停電時間40分鐘左右,我們各司其職,分工明確,保證著麻醉安全和手術的正常進行。等到來電的時候,手術基本上接近了尾聲,而我們倆的后背早已經濕透快暖干了。
                 
                 
                 
                 
                由于患者是索馬里人,英語表達能力較差,語言溝通存在明顯障礙,打麻醉和手術期間患者一直處于緊張狀態。手術結束后,患者清醒良好,安返病房。這臺手術如果是在國內就是再普通不過的椎管內麻醉管理,但在這里因為種種原因卻變得險象環生,令人膽顫心驚,唏噓不已。
                 
                手術雖然結束了,但整個麻醉過程依然歷歷在目,記憶猶新,值得深思。一、麻醉醫生是守護生命的幕后天使,是保障手術安全的最后一道防線,麻醉醫生有義務維持術中生命體征平穩,也有職責讓病人充分享受到“舒適醫療”;二、由于中西方文化存在差異,語言交流存在障礙,有必要選拔外語優秀的醫師執行援非醫療任務,以便病人能夠更暢通地得到診治;三、入厄4個月以來,經歷的麻醉有幾十例,發現當地病人對麻醉藥物比較敏感,麻醉藥量比國內病人用的較少,除了當地病人體質較差、手術時間較短等因素以外,可能用藥還存在種族差異,因此應該重視這些因素,以便保證病人能夠術中“充分睡眠”、術后平穩清醒。(中國第11批援厄立特里亞醫療隊隊員  吳樹彪 王曉甫 李仁科 劉暢 杜國明)
                 
                365彩票